穆帅心中小法之外还有一真核!切尔西承认对他犯过错

记者陆逸报道 里斯本竞技最不愿看到的切尔西进球球员,就是马蒂奇,因为他曾经效力过同城死敌本菲卡。但在科斯塔、许尔勒先后浪费半打黄金机会之后,马蒂奇一粒价值连城的头球,不仅毁了年轻的里斯本重返欧冠之夜,也让切尔西借机拿到了小组出线的先机,用穆里尼奥的话说,“出线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马蒂奇故地重游,回到了成就他今日事业的里斯本,又在这座城市攻入了代表切尔西的欧冠首粒进球,意义非凡。2011年作为大卫·路易斯交易的添头,这位塞尔维亚球星黯然地离开西伦敦,很多人都认为马蒂奇会像众多迅速销声匿迹的流星一样,职业生涯才崭露头角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加盟切尔西是他的起点也是坠落前的最高点。

然而,里斯本这座城市目睹了他的成长。穆里尼奥在今年一月求贤若渴用2100万英镑的身价重签三年前离开的马蒂奇,这笔交易在足坛上也算罕见。在20岁刚刚出头的年龄,发誓要证明自己的马蒂奇进步神速,2013年拿到了葡萄牙超级联赛年度足球先生的称号,也是这样的表现打动了不少欧洲豪门,穆里尼奥抢先下手。

马蒂奇评价他在本菲卡的三年,最大的成长是“学会承担责任”。“我是一名中场———我不承担责任谁来承担?这就是为什么离开切尔西去成长很重要,和三年前相比我觉得焕然一新,我对自己能力从来不怀疑,也坚信自己的特点能适应英超。我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是:努力训练、争取上场机会、承担责任。但如果我留在切尔西,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踢球。我在本菲卡学到很多东西,他们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之一。我学到的不仅仅如何踢中场,还有如何在压力下踢球。”

当然,高水平的职业足球要求每个位置的球员都能承担起责任,尤其是莫里尼奥的球队。对于场上纪律严苛的狂人要求球员们必须能组成“一堵坚硬的墙”。对中场,尤其是防守型中场来说,在对手攻击型球员的逼抢下如何能从容自如的控制传球,或者在丢球之后立刻反抢,组织起第一道屏障,都是考验球员心理素质的时候。马蒂奇在本菲卡的实战经验中积累了冷静和耐压,这是他在切尔西做板凳学不到的东西。

马蒂奇的名声,也是穆里尼奥从他的葡萄牙网络中得知的。他和里斯本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他执教生涯刚刚起步时,就师从博比·罗布森,作为他的翻译在里斯本竞技任职。后来罗布森去了波尔图,穆里尼奥追随而去,终于师徒两人联手打造了红噪一时的波尔图,并因此做跳板拿到了巴萨的帅位。

穆里尼奥回忆在里斯本竞技的时光,“那些都是快乐的日子”,他在那里交了不少朋友,“我也从来不忘记朋友,我在比赛前有机会和(里斯本竞技教练)马克(席尔瓦)聊几句,和他叙叙旧。”葡萄牙方面为他推荐的马蒂奇是个不太符合过去莫里尼奥风格的防守后腰,他身高达到1.94米,制空能力出色,但和穆里尼奥过去的兽腰马卡莱莱、埃辛和佩佩相比,在侵略性上有不足。然而马蒂奇有他的特点:作为一个接近两米身高的球员,马蒂奇的脚下活显得太细腻了。他在这支打法快速、流畅的切尔西阵中,一点都不显得脱节。

本赛季6场比赛之后,马蒂奇的一项数据冠绝全队:抢断数。单场3.5个抢断数,超出排名第二的阿斯皮利奎塔(3个)。另外马蒂奇的单场拦截为1.7个,仅次于阿斯皮利奎塔的2.5个。这两位防守球员虽然很低调,但是防守数据非常抢眼,是目前切尔西在英超强势的幕后英雄。

他的技术体现在传球上。目前切尔西球员的传球次数排名前两位的就是这两位后腰,小法(503次)和马蒂奇(391次)。作为4231体系的两个防守后腰,马蒂奇主防,小法是组织核心,两人的传球成功率不相上下,马蒂奇以88.5%的成功率仅次于阿扎尔和小法。能传能防,这样的防守后腰的确是任何教练梦寐以求的。

穆里尼奥视小法和马蒂奇为蓝军中场的核心,无论是4231,还是相当趋于防守的433,这两人的位置铁打不动。差别只在于如果对手强,或是在欧冠的客场,则撤掉一个攻击型前腰换上攻防兼备的拉米雷斯,保持攻防的平衡。

从切尔西弃将,到如今铁打主力,马蒂奇的成长故事的确励志。他很感谢伊万诺维奇帮助他重新融入球队,并称伊万是他的偶像,“我们是个小国家,但对塞尔维亚人来说,我能说伊万有点像英格兰的贝克汉姆!在塞尔维亚,他就像国王!”

那么,他是不是会成为“小王子”,马蒂奇赶紧微笑摇头。比小法小一岁的马蒂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按照本赛季切尔西的表现和他个人的进步程度,有可能赛季末马蒂奇就会是欧洲最受人崇拜的防守后腰之一。

记者陆逸报道 终场哨响,穆里尼奥挥舞拳头庆祝,他走进球场,走向里斯本竞技的队长、门将鲁伊·帕特里西奥。切尔西主帅和他握手,挤眉弄眼表示庆祝,然后搂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当记者追问穆里尼奥说了什么,穆里尼奥回答:“我不会重复这些话,因为会被审核消音,大概意思是和‘毁了这个夜晚’有关系的话。”

帕特里西奥和‘毁了这个夜晚’有什么关系?当然!问问迭戈·科斯塔和许尔勒就知道了。事实上,如今年轻一代的葡萄牙教练都和穆里尼奥有神似之处,他们都很年轻出道,英俊,喜欢穿笔挺的黑色西服,肤色偏深。马克·席尔瓦,里斯本竞技的主教练也让人回忆起当年那个年轻的穆里尼奥,只是他的球队和狂人的队伍没有一丝相似之处。年轻的里斯本天真,缺乏经验,不用怎么去探索就已经漏洞百出。

第2分钟切尔西就已经创造出了单刀机会。奥斯卡的直塞球撕裂防线,那个“在训练中什么都做不了”的迭戈·科斯塔长驱直入,人们期待着这位6场比赛进8个球的超级射手能轻松将球打进,但是帕特里西奥的长腿将球挡出。

在马蒂奇进球前,切尔西在场上的优势十分明显,以至于为何迟迟打不开僵局的确让人感到疑惑。许尔勒———两次错过了绝佳得分机会,一次也是被帕特里西奥扑救,另一次是在躲避门将封堵时直接踢在了边网上。穆里尼奥急得仰天长叹,在第一场平局之后,他急需要这场胜利来占据小组出线的优势。毕竟,切尔西所在的小组也是英超所有参赛球队中最容易的。1比0的比分实在不保险,从曼联租借至里斯本的纳尼在比赛结束前曾有两次不错的得分机会,幸亏都没有进球。

本场比赛是特里的第100场欧冠联赛,赛后队长说:“我们有如此多的机会结束比赛,但今晚就是那种始终不太走运的夜晚。”但穆里尼奥更实在,“如果不是他们的门将,鲁伊·帕特里西奥,我们可能会以4比0或者5比0的比分结束。”当然,狂人擅长左右大众心理,把进球少归因于门将的神奇,能让不少人遗忘自己的球员———尤其是许尔勒———在进球效率上的问题。

记者陆逸报道 考虑到本周日切尔西的对手是实力不俗的阿森纳,这场比赛穆里尼奥的脾气好得让人诧异。年轻的里斯本整场比赛都在凶狠地下脚踢切尔西球员,尤其是阿扎尔,但最后裁判只给里斯本竞技亮出了4张黄牌。或许是故地重游,对里斯本竞技有别样的感情,带走三分之后穆里尼奥也得饶人处且饶人。

狂人在回答裁判处罚标准时半开玩笑地说:“可能那些也不是黄牌,说不定该是橙色的———但肯定不是红色的。这也很能理解,他们是个年轻的球队,球员都很年轻,对他们来说这场比赛肯定意义非凡。所以当我们控制了绝大多数比赛时候,必然很沮丧,我很理解,没什么问题。这场比赛不容易,但判罚基本准确,主裁判用黄牌控制了比赛,没必要出红牌。”

当然,穆里尼奥的好心情也源自于没有球员受伤。但如果这个场景发生在切尔西的赛场,穆里尼奥的语气或许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相比之下,切尔西的赛程更值得穆里尼奥发火。他们欧冠首轮战平沙尔克04之后,回到英格兰本土就要做客伊蒂哈德挑战曼城,也难怪穆里尼奥在用兵上稍显谨慎,战术上也略显保守;而本轮踢完里斯本之后,又要迎战枪手。“阴谋论”当然并不存在,因为英超赛程和欧冠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赛程安排体系,“撞车”纯属巧合。但穆里尼奥最擅长用不太有逻辑的炮轰为自己的球队解压,比如在他首次执教切尔西时,好几次都怒斥英超联盟在赛程安排上有阴谋,营造队内同仇敌忾的气氛。

唯一美中不足,是迭戈·科斯塔被迫打满了全场。这场比赛球队迟迟不能攻入锁定胜局的进球,因此腿筋有伤,训练都无法参加的科斯塔不得不战斗到最后。但“科斯塔受伤”这个桥段已经成了坊间“奇谈”,以至于《泰晤士》报的资深评论员托尼·卡斯卡里诺(曾效力于切尔西)评价,科斯塔一直有伤不过是拿来为阿森纳一战做准备的烟幕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