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凡尔赛女王”杰奎琳·西格尔的凡尔赛宫

杰奎琳西格尔,美国“凡尔赛女王”一世,终于快装修完自己的凡尔赛宫了。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她人生最大的成就不是嫁给了亿万富翁大卫西格尔,而是说服这个富豪掏了上亿美金给她在美国建了一座凡尔赛宫。

这座超级别墅不仅仿造法国的凡尔赛宫,名字也真的叫“凡尔赛宫”。 它占地就有8000多平方米,是美国最大的单户住宅之一。

不过虽然外形是华丽的欧式风格,但美国人包括杰奎琳自己都更喜欢把它比作一种更亲切的东西:“它大得像超级沃尔玛“。

不过因为这房子实在是太大了,装修过程中又波折不断。从买地至今20多年过去了,凡尔赛宫还没装修好。

这一次,全身包裹得像雅典娜的 “女王”杰奎琳本人亲自上阵监工,介绍她这栋土豪到会下金子雨的宫殿。

“女王”杰奎琳连用四个wow,来表达她对凡尔赛宫的期待。在她的设想里,这房子是相当king&queen的。

外形是她丈夫,亿万富翁本人 亲自设计的,类似于如今我国国内农村自建房的加强版。

相当多功能,超级富豪的标配应有尽有。包括电影院、舞厅、保龄球馆、Spa、游泳池、健身房、英式酒吧……

完全按照上世纪的英伦风设计,材料全英国进口。据说吧台真是从一家英国酒吧里撬下来的。

在细节上,King&Queen(主要是Queen)也有非常多奇思妙想,让一群工作人员焦头烂额。

杰奎琳喜欢火烈鸟,但火烈鸟是保护动物,想搞到一张火烈鸟所有证,合法的方式很难,不合法的显然不能在节目中播。

杰奎琳做梦都想拥有一套专业的铁板烧烤架(类似于铁板烧的模式)。但因为凡尔赛宫不具备烧烤排气的管道,如果一定要装,所有人可能都会被熏晕。

有一次就连她儿子都不站在她那边——整整4600平米的大堂刚装好大理石地面,杰奎琳一拍脑袋,突然说要全部换成特殊的舞厅地板。

这一次杰奎琳成功了。毕竟装铁板烧要命,换地板只是要钱而已。可惜因为疫情,从全球各地进口的舞厅地板并没有按时到达美国,所以现在地板还没装完。

大堂的天花板上镶的金叶子不太牢固,很容易掉下来。杰奎琳对此倒没有什么不满,“这里会下黄金雨,清洁工们很喜欢。“

杰奎琳对欧洲贵族的效仿不仅停留在装修风格,这对夫妇还花了两三千万美金,买了一大批欧洲古董。

包括各种油画、盔甲套装、奇形怪状的吊灯、雕塑、彩色玻璃窗……一件件都价值不菲。

当初为了让这栋大房子外立面所有的大理石能得到统一,夫妇二人在意大利买了一座采石场。 只可惜这欧洲石头质量过于普信,宫殿还没装修完就 开始剥落了,随时都可能掉下来砸到人。

在杰奎琳的计划里,凡尔赛宫应当在2023年新年前竣工,这样她就能在里面办新年晚会。

五十多岁的她野心满满,但买单的人——丈夫 大卫已经快90岁了。前不久又 因为运动时受伤、肺炎等一系列健康问题, 在医院住了半年。

不过出院后的大卫表示很满意这个房子,“ 它漂亮,有品位。 我去过加州好多豪宅,它们都有点太花哨。 ”

年轻时的“凡尔赛女王”杰奎琳,就是一位相当有野心的美人, 绝不是个空有皮囊的花瓶。

她60年代出生于纽约州下一个小镇的中产家庭,凭努力考上罗切斯特理工大学,拿到了计算机工程的学位,毕业后在IBM当程序员。

后来她也很对这段经历引以为傲。因为当时她是IBM唯一的女程序员,其他的女性都只能当秘书,“那一年,我们学校只有我一个女人拿到了计算机工程的学位。”

但程序员的收入并不足以改变杰奎琳的人生,而且小镇生活太无聊了,每天千篇一律。杰奎琳很快意识到,自己并不想过循规蹈矩的生活。于是她打包行李,搬到了纽约市,靠自己的美貌当上了模特。

也是这段时间,她嫁给了一个在华尔街工作的男人。这场婚姻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婚后丈夫阻止杰奎琳做抛头露脸的工作,甚至对她拳加,还伤到了她的脸。

杰奎琳想尽办法和家暴男离了婚,重回模特业。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她就在选美比赛中大获成功,成为了1993年的“佛罗里达小姐”。

正是这块跳板,让她在五年后的一场晚宴上认识了后来的丈夫,地产商大卫西格尔。

这里要请出另一位男嘉宾,大卫的好友特朗普。成名后的杰奎琳也和特朗普约过几次会,但两个人完全不来电,只能当朋友。

大卫西格尔比杰奎琳大了差不多30岁,是佛罗里达州的超级富豪,身价数十亿美金,在福布斯榜上都有名有姓。

他刚好在上一年结束了一场婚姻,处在单身状态,对这位标准的美国美人一见钟情。

不过在杰奎琳的口中,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自己脾气。“确实花了一段时间爱上他,不过被人宠爱的感觉很棒”。

男富女美,两人顺理成章在2000年成婚,并前往法国度蜜月。这时,拥有四百来年历史的凡尔赛宫,还没意识到自己即将遭遇一场无妄之灾。

去法国玩,必然要去凡尔赛宫。杰奎琳立刻爱上了这个金碧辉煌、底蕴深厚,到处都写着“主人有钱有闲”的大宅子。

于是这对钱多到花不完的夫妇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让我们在美国也拥有一栋凡尔赛宫吧。

买过房子的朋友都知道。比选房、买房更难的,是搞装修。一个正常人往往会被装修搞得不人不鬼。

既然对标凡尔赛宫,那可比装修个同样体量的沃尔玛难多了。满打满算,这房子从2000年买地、2004年动工,到今天已经折腾了近20年,而且 还没折腾完。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大卫的财富极度缩水,实在是很难继续维持过去奢靡的生活。

要知道杰奎琳出入都是私人飞机,买爱马仕像买菜,还特别爱买荧光色,身上穿的不是皮草就是晚礼服。

但为了扛过金融危机,大卫把私人飞机、收藏的汽车都卖掉了,还卖掉了拉斯维加斯的不动产。

而象征着凡尔赛女王地位的凡尔赛宫,自然也被挂牌出售,从号称的价值一亿美元降价到六七千万美元,不过卖了几年都没能卖掉。

毕竟它只是一栋半成品,买家至少还要再花个上千万美金来倒腾,这不是肉眼可见的赔本生意嘛!

这边在出售家产,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一家人依然住着豪宅、受着女仆的伺候。只不过杰奎琳时不时也要自己动手做饭了,私人飞机是坐不上了,更不能随心所欲的买买买了。

生活水平的下滑,让大卫和杰奎琳原本和美的大家庭变得争吵频发。大家都看彼此都不顺眼,有事没事就要吵架。

而比财富缩水更让杰奎琳觉得丢脸的,是这一切都被拍下来,还放给全国人民看了。

当初为了炫耀自己的王宫,夫妻俩请了导演劳伦格林菲尔德来做纪录片《凡尔赛女王》。

没想到记录下来的不是幸福美满的富豪生活,而是一团乱麻,一地鸡毛。里面有个经典片段,家里的豪车卖了,看着租来的车,杰奎琳天真地问助理,“这车没有司机的吗?”

深感丢人的大卫试图阻止导演将这部纪录片公开,但被导演拒绝了。2012年播出后,“凡尔赛女王”成了一个笑柄,被美媒称为“美国人梦想破灭的华丽版“。

大卫试图起诉导演“诽谤罪”,不过失败了,还被判承担75万美元的电影制作费。

杰奎琳也适时出来澄清,表示 这纪录片没啥可遗憾的,自己唯一后悔的就是“早知道这么多人看,我就多化点妆了“。

更重要的, “我老公的公司市值已经超过40亿美元。 他最近买东西买疯了,前阵子买了拉斯维加斯的希尔顿酒店,最近又买了一支足球队,一个码头,这个码头花了好多钱,要经营成旅游景点。 “

钱包鼓鼓的夫妇二人彻底忘记了纪录片留下的阴影,坚持追求想成为大众明星的梦想,邀请探索频道给他们拍装修综艺节目—— 《凡尔赛女王再度统治》。

在一场与设计师和承包商的会议上,杰奎琳表示西格尔家族世世代代都将住在凡尔赛宫里,“你们的后代要帮助我的后代更新和维护这栋房子。“

听起来相当古典主义了。世袭的城堡,世袭的巨额财富,连“仆人”都是世袭的。

这大概就是新时代的围城。美国有钱人一掷千金,想把自己打造成身披铠甲、征战东方的欧式贵族;英国贵族却削尖了脑袋,想把自己没有用的头衔换成实用的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