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的召唤与朝圣?党卫军高官「无名坟墓遭挖」奇案

纳粹党卫军核心高层、犹太大屠杀的头号刽子手——莱茵哈德.海德里希(最右)——其在德国柏林的坟墓,近日遭不明人士开挖。

「他是怎么知道,坟墓埋的是纳粹尸骨…?」纳粹党卫军核心高层、犹太大屠杀的头号刽子手——莱茵哈德.海德里希——其在德国柏林的坟墓,近日遭不明人士开挖。但诡谲的是,海德里希的坟墓并未立碑标记,鲜少人知道尘土下埋葬的逝者真身;更令警方不解的是,坟墓开挖后,海德里希的尸骨却又完好犹在,未被盗走。挖墓者的动机与目的究竟是什么?又是如何得知埋葬地点?种种谜团都还在调查当中,却已掀起热议。但事实上,纳粹的坟墓遭挖的类似事件已不是第一次。在极右翼浪潮下,德国舆论也一直担忧,纳粹坟墓会再成为召唤新纳粹崇拜者的「朝圣」聚集地。

海德里希的坟墓遭开挖的神秘案件,发生在12月12日,由「柏林荣军公墓」一名职员发现后,向警方紧急报案,近日才由各大德国媒体曝光报导。

照理来说,二战后在盟军佔领下,柏林埋葬纳粹高官的公墓,几乎都被下令移除墓碑,以免日后成为新纳粹与极右翼死灰复燃的朝圣地,海德里希的坟墓也是未被标示的「无名坟墓」,警方因此推测,犯案者可能是知晓内情的知情者。

海德里希的坟墓(图左)遭开挖的神秘案件,12月12日发生在「柏林荣军公墓」。

然而令警方与各界一头雾水是,根据初步调查,挖墓者开挖海德里希的坟墓后,却连「一根骨头都没盗走」,挖墓者的动机与目的是什么?真实身分是谁?又是如何掌握海德里希坟墓的具体地点?目前警方仍在调查当中。

根据德国法律,犯案者可被依「侮辱坟墓」罪刑起诉。尽管警方当前对于这桩神秘挖墓奇案仍相当低调,但由于海德里希是成功打入以希特勒、希姆莱、戈林为首的纳粹高层核心人物,也是犹太大屠杀计画执行的头号刽子手,加上案件疑点重重,仍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与揣测。

海德里希1904年出生于萨勒河畔哈勒(Halle,位于今日的萨克森–安哈特邦),父母都是音乐家。尽管颇具音乐才华,但在中学毕业以后,海德里希却选择加入了威玛共和的海军,弃乐从戎。一开始,适应良好且聪敏机警的海德里希,获得长官青睐,不断拔擢升迁。但随之而来的一桩桃色绯闻,却重挫他的军旅生涯,也成为海德里希走上纳粹恐怖之路的重要转捩点。

海德里希是成功打入以希特勒、希姆莱、戈林为首的纳粹高层核心人物,也是犹太大屠杀计画执行的头号刽子手。

金发蓝眼、身形高大,年少风光的海德里希,在1930年结识了他未来的妻子冯.奥斯汀。尽管此时的海德里奇早已另互许订婚承诺的女友,但陷入热恋的海德里希仍毁弃承诺,隔年便与冯.奥斯汀订婚。

这桩风流韵事让海德里希被指控「不适任」,并遭海军除名。受到重大打击的海德里希,此时妻子也成为他的重要依靠。然而冯.奥斯汀一家却是忠坚的纳粹追随者,在妻子的建议下,海德里希最终投报了党卫军,并凭藉过人的口才与组织能力,破格得到党卫军头目希姆莱的青睐,成为希姆莱最得力的副手。

仕途顺遂的海德里希一路从党卫军的情报部门(RSHA)首长、盖世太保首长、国家安全部部长,做到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的副总督(纳粹在今捷克建立的魁儡政权,虽为副总督但掌握实权),同时也被希特勒赋予了制定并执行犹太大屠杀的重要任务。

投报了党卫军的海德里希,凭藉过人的口才与组织能力,破格得到党卫军头目希姆莱(左)的青睐,成为希姆莱最得力的副手。

被视为纳粹向犹太人发起系统性大屠杀起点的「水晶之夜」、制定「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万湖会议、在德佔波兰实行「灭绝营」大屠杀的「莱茵哈德行动」(Aktion Reinhard,甚至直接以海德里希之名命名),纳粹针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重大计画都由他一手精心策画。

海德里希被称为「布拉格屠夫」、「希姆莱的邪恶天才」,希特勒更曾称其为「铁石心肠之人」。甚至有传言,海德里希一度是继希特勒之后领导纳粹的最有力接班人。然而1942年,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人猿行动」刺杀下,海德里希却身受重伤不治,死时仅38岁。

痛失大将的希特勒大为光火,更因为怀疑刺客藏身在捷克小镇利迪策莱扎奇,下令屠村报复。无辜村民不是被烧杀掳掠,就是送往集中营,死难者估计千人以上;纳粹其后也为海德里希,在捷克与柏林举办了极其哀荣的葬礼,并将他的尸体下葬柏林荣军公墓。

海德里希被称为「布拉格屠夫」、「希姆莱的邪恶天才」,希特勒更曾称其为「铁石心肠之人」。图为海德里希遇刺身亡后,希特勒为其举办隆重葬礼。

柏林荣军公墓是柏林历史最悠久的公墓之一,从普鲁士王国、一战到威玛共和,以及二战纳粹德国的许多阵亡将士,都埋葬于此。二战后盟军为免纳粹坟墓成为极右翼号召追随者的聚集地,因此下令将柏林荣军公墓裡,纳粹高官的墓碑移除(但也有柏林大空袭的无名受难者,因此无名墓碑并不一定就是纳粹高官之墓)。

因此尽管外界知晓海德里希就葬在柏林荣军公墓,却难以得知确切的埋葬地点;尤其在东西德分裂下,柏林荣军公墓因靠近柏林围牆,许多墓地遭夷为平地,几经时代波折,更少人知道,哪些无名墓地,可能是哪个纳粹高官的葬身之处。12月的海德里希坟墓遭挖事件,也才因此引发外界诧异。

事实上,纳粹坟墓遭挖的类似事件已不是第一次。根据德国媒体报道,早在2000年时,就曾经有左翼团体开挖柏林「尼古拉墓园」的一座无名坟墓,宣称其为纳粹党冲锋队(SA)成员、党歌作词者的威塞尔(Horst Wessel)的坟墓,并将他的颅骨取出、丢到施普雷河里。

不过对此,警方表示,这座遭挖坟墓并非属于威塞尔,而是威塞尔父亲的坟墓,「也并没有尸骨遭窃」。

而同样在柏林荣军公墓内,另一个长年遭受舆论非议的纳粹坟墓,则是纳粹军备与战争工程部长托德的坟墓。2004年时,托德的女儿曾要求在父亲的坟地上,重立墓碑,尽管当局先以「避免新纳粹分子滋事」等为由而拒绝,却仍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一度退让,同意立碑。在双方数年波折后,才又移除墓碑。

除了墓碑墓地,纳粹高官的生死遗绪至今依然是德奥敏感而微妙的存在。像是希特勒的出生地、位于奥地利因河畔布劳瑙的故居,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希特勒于1945年4月30日服毒开枪自戕后,遗体被红军控制,自此下落成谜。根据官方说法,为了避免「纳粹拥护者藉此朝圣」,在历经多次转移后,除了部份碎骨外,大部份残骸都在1970年代被东德政府挫骨扬灰、冲入易北河)。

长年来每逢希特勒生日(4月20日),就会有新纳粹主义团体在此聚集庆祝,俨然成为纳粹崇拜者礼赞的精神标的。头痛的奥地利政府在长年争论下,于2016年买下希特勒故居,原欲拆除,但在今年11月正式拍板,要将建筑物改建为警察局。当时奥地利当局表示,之所最终选择留下,是为了不完全抹去、否认「奥地利的纳粹过往」,而是透过建筑物的全面转型,瓦解其纳粹影响力。

纳粹高官的生死遗绪至今依然是德奥敏感而微妙的存在。图左至右依序为:奥地利纳粹首脑阿图尔.赛斯–英夸特、希特勒、希姆莱、海德里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